"Amid the glossiness of late capitalism, we are fed the notion that all difficult feelings – depression, anxiety, loneliness, rage – are simply a consequence of unsettled chemistry, a problem to be fixed, rather than a response to structural injustice."

我非常不理解为什么要把作者塑造的角色和作者本人联系起来。他只是为了描述另一个人是什么样啊。难道作者写的每个人都要拥有作者本人的人生观价值观?那样的话不就和约翰.马尔科维奇掉进一个全是约翰.马尔科维奇的世界一样诡异了吗。

每条都要审了,呵呵。我可能快跟豆瓣说再见了。

哭了。但现实是我妈根本没机会贯穿多重宇宙。

今天把键盘音效换成了架子鼓,太带劲了。就是好几次了还没适应,总是被开头吓到。

重新开始写小说之后,感觉浑身充满了能量。昨天写了一个特别喜欢的场景,当时那种隐秘浮动的生命力到现在都停留在我身上。

现在看到任何虫子都会产生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因为觉得自己和它们已经没有什么两样。

小说里也许也存在某种循环。今天写完一句立刻就意识到以前写过这句。马上就删了。

难以置信真的在拔草,还能再搞笑一点吗。

每天发生的事情就是看完之后整个人会上下颠倒。尽管已经看了那么多,第二天发生的事情带来的冲击仍然是完全超乎想象的。震惊无力虚无。

“我们不仅用语言思考,语言也会思考我们……我们玩的游戏、讲的谚语和谜语都是从集中营里学来的。因为集中营可不是位于遥远禁地里的另一个世界,集中营就在我们身边。阿赫玛托娃曾经写到:‘一半国人被处理,一半国人在狱中。’我想这种被监禁的自觉将不可避免地对文化造成冲击,也会冲击社会。”

梦境生成器选择同一组关键词同一风格每次运行结果都不同哎!

koyu.space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