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他們相信天堂是有的,可以實現的,但在現世界與那天堂的中間隔著一座海,一座血污海。人類泅得過這血海,才能登彼岸,他們決定先實現那血海。”

狂搭理论框架,搭疯了,根本收不住,越写越顺,但勿忘时间有限。

#今天吃什么
给象友们分享室友教我的清汤牛肉粉!我吃完建议他可以去和我们粤国楼下的早餐店pk的水平!

1. 牛肉切薄片
2. 腌肉:生抽蚝油糖盐鸡粉姜丝,滴一点柠檬汁(可选)加淀粉和一点水,花生油油封腌十五分钟
3. 油热下大量葱姜爆香,加开水、鱼露、少量盐还有糖盖锅盖煮十分钟,同时可以另起一个锅煮粉面和烫青菜
4. 把汤里的渣捞起来,火调小(直至水微微冒泡但*不翻腾*的热度)牛肉夹进去捞熟,切记此时不要搅动牛肉,不然淀粉会散导致汤变浓稠
5. 把汤淋进粉里,撒点葱花就可以开吃啦!

一个猜测: 郭艾伦不会要转去广州吧 👀

昨晚和朋友喝酒聊天,我们说起来,其实作为活在海外(相对正常的)国家的阿中人,我们难免会有种“夹在中间”的感觉。

在这里看到声势浩大的游行抗议,哪怕政治光谱近似,也经常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归属感。人家要求解决的问题,在我来自的地方依然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程度;而反过来,我来自的地方正急需解决的问题,这些第一世界的人听完只会瞠目结舌、'this is crazy!',然后施施然走开——因为和他们其实也无关,而左派们曾有的世界主义早已经是过去时了。这就好像有的地方的人还吃不上饭,有的地方的人已经在要无麸质饮食了,你很难说后一种人有什么错,但大家在意的显然也不是一码事。

回头看南苏联,其实也有类似的感觉。一是大部分人根本就无法沟通,被狗哨糊弄着四处跑;二是部分政治光谱类似的朋友,只是这样在墙内活着就已经很辛苦而且有风险了,再聊这个只是徒增焦虑和抑郁,没有任何有意义的行动方案,还不如不说。

于是就这样,夹在中间,飘来飘去,仅剩的一些热情像个站在河心的泥菩萨,被冲刷得越来越小。

最近的一个疑惑:
发展水平能否磨灭这个世界政治框架下默认的国籍或者是价值框架中文化背景和民族的第一性。
如果是同样国籍或者民族,groupA的人值得更好的,groupB的人就不值得么?
先锋式的发展和突出的优秀,能够成为合理的撕裂理由。
谁配谁不配,怎么分清呢。

看英美报道也看得烦了,现在只看印度新闻,说说西方说说东方,分析分析会不会影响自己,反倒挺有意思。

没有全知视角,软弱又天真,自我意识偏偏很强,不能跟随任何人去爱恨,只想向内探寻自己,但能力有限,所以注定孤独。

我不知道去爱谁,也不知道去恨谁,和谁的爱也不相通个,和谁的恨也不相通。

我的脑子运转起来之后仿佛一个不会停歇的马达,拖延症久了时间管理能力失控久了,心流能力就能被动提高。凡事有利有弊,不要厌恶自己。

拿到卡祖笛后,关起窗户狂吹一小时,这种没用的怪东西让人欲罢不能。

写论文写到吐,下单一枚卡祖笛。

胸肩手臂一套下来,现在拿手机都得俩手共持才能抖抖抖抖地拿住。

凌晨三点半,睡不着,在家里练起了自由泳划手。你可快睡吧。

喝了四杯,尝了七杯,但我还能保持清醒,就是刷牙的时候有一点疼。

“沉睡得太熟 漂流得太久 好像没有尽头”
今日emo,大概单曲循环了二十多遍吧,陷进去了

好长一段时间以来,我强制让自己周围的一切停滞着。现在看到有同学呀特别有干劲儿特别有推自己进入人生下一阶段的动态时,像在看平行时空的电影。

读了一篇好玩的文献,发现世界上存在着对音乐的共通爱好。总体来说,音乐分为五大类型(MUSIC model):
- Mellow 柔和: dance/electronica, new age, international, opera, classical
- Unpretentious 朴素: country, religious, gospel, pop
- Sophisticated 精妙: blues, jazz, bluegrass
- Intense 热烈: rock, punk, heavy metal, alternative
- Contemporary 现代: rap/hip-hop, soul/r&b, reggae

这个模型在53个国家都共通。人格与音乐偏好的关系在各个国家间也有类似的关联性。

Reference:
Greenberg, D. M., Wride, S. J., Snowden, D. A., Spathis, D., Potter, J., & Rentfrow, P. J. (2022). Universals and variations in musical preferences: A study of preferential reactions to Western music in 53 countries. _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_, _122_(2), 286–309.

我特么是不太懂,在一些编剧的眼中,中国的女性除了遭受强奸,就没有其他挫折可以面对了吗? WTF?

旷野徒步去看飞机残骸,回到车里舔了下嘴唇,吃了一嘴沙。

Show older
koyu.space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