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他們相信天堂是有的,可以實現的,但在現世界與那天堂的中間隔著一座海,一座血污海。人類泅得過這血海,才能登彼岸,他們決定先實現那血海。”

喝了四杯,尝了七杯,但我还能保持清醒,就是刷牙的时候有一点疼。

“沉睡得太熟 漂流得太久 好像没有尽头”
今日emo,大概单曲循环了二十多遍吧,陷进去了

好长一段时间以来,我强制让自己周围的一切停滞着。现在看到有同学呀特别有干劲儿特别有推自己进入人生下一阶段的动态时,像在看平行时空的电影。

读了一篇好玩的文献,发现世界上存在着对音乐的共通爱好。总体来说,音乐分为五大类型(MUSIC model):
- Mellow 柔和: dance/electronica, new age, international, opera, classical
- Unpretentious 朴素: country, religious, gospel, pop
- Sophisticated 精妙: blues, jazz, bluegrass
- Intense 热烈: rock, punk, heavy metal, alternative
- Contemporary 现代: rap/hip-hop, soul/r&b, reggae

这个模型在53个国家都共通。人格与音乐偏好的关系在各个国家间也有类似的关联性。

Reference:
Greenberg, D. M., Wride, S. J., Snowden, D. A., Spathis, D., Potter, J., & Rentfrow, P. J. (2022). Universals and variations in musical preferences: A study of preferential reactions to Western music in 53 countries. _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_, _122_(2), 286–309.

我特么是不太懂,在一些编剧的眼中,中国的女性除了遭受强奸,就没有其他挫折可以面对了吗? WTF?

旷野徒步去看飞机残骸,回到车里舔了下嘴唇,吃了一嘴沙。

第一眼看到的冰岛是一片冰原,在我纠结这里是冰岛还是格陵兰的时候冰原过渡成了土色田野,是冰岛。

SVT这次回归杀疯了,没有无效镜头

惊觉春泥这首歌的歌词是伊能静写的。“ 那些痛的记忆 落在春的泥土里
滋养了大地 开出下一个花季 ” 经历给歌词增加了一些杀伤力

我不知道怎么描述我和石黑一雄作品之间的那种可能仅对我个人有意义的联结感。记不住在他作品的结尾里哭了多少次,也记不住自己是为什么而哭,但我记得那种感觉,想到还是想哭。他怎么能做到这样的作品,怎么能做到这样的结尾。

我的云梦双杰意难平,只有靠去AO3阅读愿生莲才能挽救。后劲儿太大了。

“系统的复杂性是无法消除的。” 小聪明,投机取巧,对方法的优化也不能抹去事物本身的复杂。所以,扎实点扎实点。

新生群里有一个很爱问问题的新生。 

新生群里有一个很爱问问题的新生。

“我们能带几个充电宝上飞机呀?是不是不能托运啊” “自行车锁要在国内买吗?” “网线买哪一款好呀,大概多少米合适呢?” 这种动动手指就能查到的问题她这两个月陆陆续续问了有快一百个。

虽然秉持着能帮则帮的宗旨,挑着回答了一些问题。但有时仅仅是看到她的问题就会让我很烦躁。后来演变成看到她在群里提问就会让我翻白眼烦躁。她添加我好友我也直接忽视了,是不太礼貌但我实在不愿承受这样的好友。

其实到现在我也不能完全理解为什么她的问题会激发我负的一面。因为她态度一直很好,群里多少人都明里暗里告诉过她这些可以去官网查到,或者这些只是个人偏好爱买啥买啥。但她被提醒了这么多次也从来没有生气过,态度一直很元气很甜,一些不太正面的态度和表达也从来没有耽误她继续提这样的问题。

我告诉自己如果是自己觉得很无意义回答的问题无视就好了,但事实上就是每看到一次她提这种问题我就要烦躁两秒。可为什么一个人正向的无关痛痒的输出,会让我刷到就时而觉得烦躁呢?

对自己的不理解增加了。

心平气和,心平气和。

‘‘选择不做错的事情会失去什么呢?’’ 

整理和受访者的访谈稿,太喜欢其中的一篇了,读了又读。在大家都带着无奈谈起为了利益有一些不好的事确实会被做会发生时,只有她特别坚定地说,不该这样,不能这样,全程没有被我问出任何破绽。世俗的成功确实赋予她这样稍显天真的表达以价值,我也确实希望她是手持真理的那一位。

如果把她问我的那句话问给其他的受访者,我会得到什么结论呢?我贱兮兮地想得到答案,但也仅限于念头,实际上我不敢问,怕听了就又理解了,就又悲剧了。或者怕听完后发现我的坦荡又是一场幸存者的傲慢。其实我已经发现坦荡也是有层级的,我确实问不出来这样的话,不管我是多么希望我能。

她问我:‘‘选择不做错的事情会失去什么呢?’’

你想知道答案吗?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连续吃冰两小时,肠胃痉挛痛到动弹不得,感觉上救护车的力气都没有了,还好靠丁香医生得到诊疗,并有朋友前来救援,我疯狂夸夸疯狂感恩啾咪。冰石榴冰樱桃冰蓝莓冰百香果冰淇淋虽好,可不能贪吃哦。

今天收到了一个喜欢enhypen这个团的小姐妹的邮件回复,在演唱会现场看到她眼睛闪闪的所以给她拍了照片留念。拖着拖着前天终于整理好放google drive里打包给她发了过去。快乐难得。

Show older
koyu.space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