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11月初要准备一份初稿能够给到Professor King作为推荐信的邀请,以及完成SOP、准备投递。

那个时候另外一篇文章应该也已经投稿了。
忙碌但充实不是吗?

Show thread

去年十月份因为一个小小的数字搞错,我的实验数据全部重新分析,一个月的纠结全部作废,这个事儿给我留下心里阴影,后来但凡写个复杂点的loop都得一步一步检查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贾秋山 boosted

围观象上几次互相拉黑事件,配合我拉黑别人事件,想稍微说说为什么大家都要注意不要做冒犯其他象友的事情 

我围观了几次类似事件,有时候双方都是我有一定了解的网友。我发现这种互相拉黑跟立场没多大关系,甚至双方立场其实差不多,但就是因为其中一方的语言表达有问题。

有一类人(此处案例举一个被我从网络到现实都屏蔽了的前朋友)不知道为什么说话非常容易冒犯到人,而且别人指出来还不改。一定要最后落得被人拉黑屏蔽。)

我对网络交友的看法是这样的,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能遇到聊得来的朋友是很难得的。我个人涉及到对别人内容的回复和回应绝对不会想说什么说什么,这跟我自己tl发言不一样(自己发言当然想说什么是什么)。

如果是不认识的网友,不要随意回复,即使回复也注意尺度,想表达支持就点个星星;认识的网友,你会大概知道对方的点,注意不要说冒犯的话。

我其实还是一个挺敏感的人,经常会遇到冒犯回复。我的做法一般是如果大原则没有问题且对方还算是蛮经常交流的人,我会静音3天,因为被冒犯到以后真的会有一段时间不想看到这个id。过了以后就当没这回事。

比如昨天我第一次上岛动森,特别开心发了很多状态,我说我第一天赚了一万块本来就是分享一下游戏的开心,结果有个人来回复说这不算啥ta第一天赚了十万,这就很ky了。怎么我是还要表示一下你游戏比我玩的好吗?来我这找什么存在感呢?当即静音3天。

希望大家都注意跟网友交往的尺度吧。我认识的95%的网友在这方面都是没问题的,部分人少根筋的注意一下就好了。Again你当然可以选择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但如果一直被别人拉黑,那你就打单机游戏吧。

如果你看到这里的话表示感谢。熟悉我的象友以后万一我说了什么冒犯你的话请第一时间指出,我非常注意这个方面,不希望冒犯到一直熟悉的朋友们。

白日流亡

这是我最美的一段
流动的风 挂在了手指
收回口袋里会觉得更加冰冷
如果我能有一双翅膀
我想我不会飞
如果我能扎根地下
我想我不会停留
收拾收拾 夜晚即将来临
那便是今天的终点

这些话是追星有感,这大概是我人生中最疯狂的一次了,想来这样的感情有过一次也算是一种经历。想起前日翻看三月起跟朋友的微信对话,真实地向我展示了娱乐圈是如何一步一步让我“爱上”一个第一眼并不满意的人。再看还是美好的,只是美好都是那颗星星的,对当初的我我已是无奈的心情。

Show thread

突然觉醒了,大梦初醒……
原来这个梦我做了那么久……
感谢卜冠今和巴比伦恋人
这种抽离出来看到自己的生活并发现还不赖的感情我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消息闭塞能够创造一个纯粹的情感,但我们到底需不需要这种情感,是要看我们每个人自己根据当下的需求来进行判断。跟随还是掉头折返,只要是自己做出的选择就无论对错,但一切的前提是你对问题的全貌是客观已知的,不然其实是封闭你双目双耳的人在替你做选择,我想你我都不想因为别人而错过可能更好的风景。

贾秋山 boosted

想明白了我追求的很多东西,比如钱,比如事业,比如名誉地位,又或者是认同感、爱情,其实都是因为这些东西能让我快乐。所以如果能跳过这些东西直接追求快乐,对我来说结果是一样的。而且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算是12号完成了10号的deadline,接下来是15号的deadline。
加油吧

好困。
我可能真的是受不来亲密关系,我对我周围人的要求太高了。换句话说,时常被周围人的行为气到。

日常觉得自己以后会找到一个精致生活的老公。

啊如果有一天我厌男了,那就是因为全世界的男人都不讲卫生了。
为什么会有味道?
为什么女孩子身上就没有啊?
我不懂啊!!!

救命,10号和15号两个死线,九号还要去一趟医院耗掉半天,求求我自己了,早睡早起好吗?

真的有需要远离的好人吗?有的,人与人之间的磁场不match怎么交流都是在以消耗自己为代价,活着不应该钻牛角尖。

我就很讨厌在生活方面大男子主义的人,通过言语表达自己希望对方做出改变的建议,在对方表示不情愿或不赞同以后,一副你不听我的真是不听话的做派。用网络名词来形容就是爹味很浓。如果分歧是科研相关的事情我还勉强可以包容,大家各抒己见,观点碰撞或多或少会有点启发,但你说生活上衣食住行的事情,嘶,我寻思自己舒服不就行了,怎么管那么多呢?

这不会给我一种长辈的亲切感。我妈妈是个行动派从来都是行动先于言语来规制我,我爸爸就是一个被宠坏的公子哥对我的教育当甩手掌柜,实际上在我短暂的前二十三年的人生中还从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人。

这种关心像是来自一个异世界里才会有的社会关系,对我来说太陌生了,实在不知道怎么回应,只能挥一挥手🙋希望我们的世界里只有“早”“你来了”和“再见”

但女性这样做我不会特别反感,我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性别歧视,对不起。

重复一遍,我没有义务接受所有带有善意的行为。我只需要做到不伤害。

正向反馈很重要,我的可爱学姐深知这一点,每一次汇报完工作都会很开心。

几乎要通宵了这一次
向上天大喊:我再也不敢往后拖了!!

昨天的梦也是记不清了,但还是被某个大学录取上后的PHD生活,梦里有魔法,有烟花,还有小动物,我好像身体上出了什么问题,走不动路,只能用一个轮椅行走

我不排斥做梦就像我不排斥散步一样,虽然很累,但是过程可以在我的想象中变得充盈,但我不喜欢梦醒时的失落,那种幻想结束时发现自己其实一无所有的感觉

有始有终地去筹备一个项目,开启一个项目,即便是这个项目背后的人只有我一个

最近真的是高压了,没想到自己还是失算了把两件事情放到了一起。

没必要强迫自己不去干,只是要知道没办法两头兼顾,一头大一头小

Show older
koyu.space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koyu.sp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