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

周子舒【追剧过程中】 到 温周的感情【大结局的时候】 到 各种采访和小道消息中俊哲间和谐的气氛(内娱好兄弟) 到 张哲瀚身上带着的兄长和撒娇并存的感觉 到 持续同气质妆造下

结合Apo和朱一龙…我大概是想被身材很好的人关注着,对周围的人很温和,能够妥善应对人际关系,会因为在某方面需要我所以愿意顺着我,简单讲就是没有“爹系”(俯视+自大)的感觉。现在很多异性向剧中爱情线的男主和传统攻都很“爹系”,我很不喜欢。

朱一龙我之前也很喜欢但没有同担没那么多圈子沉浸所以慢慢淡去连两人粉丝吵架的事情都一知半解

Apo 新的美人已经出现

果然还是剧里的角色魅力大,去追求RPS其实是舍弃更健康美好的快乐。很遗憾自己竟然步入过陷阱舍弃了本可以拥有的纯粹美好。

分清自己喜欢的是角色、演员、还是剧情。
远离错误的圈子。
喜欢角色就远离花絮,远离采访。

在我决定出国读博的时候,我和导师聊天,聊天中我们曾谈到未来的去向,我坚定地说我会回国,因为我在中国有家人,我需要他们。
但从去年八月份开始到现在,很多事情的叠在一起让我第一次以悲观的角度去看我们国家的制度,看到了里面的逻辑和道理,以及在国情下如此选择的无奈,我想不到更好的方法让她变得更好,除非我将原本对好的定义修改。

好久没上线了,成功润出上海并摘掉行程星星的第三天,希望签证一切顺利。

我现在改主意了。我要在拥抱(单纯的)欢乐前加一个前提,不能以违逆本人意向为代价。

Show thread

1. 时刻警惕自己陷入信息茧房。
2. 执拗于找到正确答案一些时候不如放弃这个问题。

我觉得微信打字的方式很不适合进行深层次的话题探讨,逻辑容易被别人通过聊天框打断,如果是在一个多人群聊中,情况更甚;故得出这种方式只适合有相同观点的人互相取悦。

说起来,骂街的行为以宣泄情绪放弃思考被大部分文明人唾弃,但现在文明人只要在微信里连发几个感叹话的无含义的句子就可以实现相同的效果,只不过保留了形式上“文明”所以被接纳,这也算是媒介给文化带来的一种改变,退步式改变。

贾秋山 boosted

非常非常私人的请求 m(_ _)m 

希望朋友们交流的时候可不可以尽量采取非暴力沟通的方式……首页朋友们批评的很多观点我也并不认同,但是我在情感上完全理解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想法……对方也不是纸片上的一个观点,而是在高压环境中很可能正在经历政治性抑郁的朋友,一些表述是情绪上的宣泄,可以理解朋友们会产生不耐烦并且非常想要敲碎乌托邦幻想但是措辞可不可以不要那么严厉……提供信息的时候也许,就,没有必要带上过多攻击性呢(双手合十🙏

还有一点很私人的lived experience,我在国内时因为我的谱系障碍遭遇过非常激烈的霸凌,对于恶意的感知阈值变得很高甚至是迟钝,所以我在出国后其实花了很长时间,并且在接受过法律&社科相关的高等教育后才意识到我和我的族裔遭遇的一些行为语言也是边缘化也是歧视,而我接受的左翼思想教育大部分是在阅读和课堂上以柔和的方式被教导给我的(此处应有privilege check(。我平心而论,如果是从前的我自己,我会非常抵触网友的攻击性lecture,而现在的我也应该有能力不含攻击性地单纯分享信息了……不想做观点的审判锤,想做桥梁x

贾秋山 boosted

我现在越来越烦那些流于表面的女权演讲了
比如,“女生也可以…”“女人不比男人差…”
为什么讨厌呢?因为这些演讲反反复复只是在塑造一个精英女性的形象,良好的教育,职场精英,勇往无前,登上人生巅峰…
但是这个环境给了大部分女性成为这种角色的资源了吗?我不需要你告诉我女人也可以,我要问你,在存在结构性压迫的情况下,How?
如果你不去批判结构层面的系统性压迫,而只是反复告诉我们这些女的,“你也可以像我一样优秀”,我只能说这种演讲人的立场不是女性,而是权贵精英。

室友很早在交换的时候就和一个丹麦的教授建立了联系,在去年10月份左右那位教授对她抛出了博士橄榄枝,她就接受了。

我听说后有些疑问但又很理解,疑问是因为她在那之前跟这位导师的认识有分歧且没有很好的达成一致,理解是因为接受了就可以不再为申请的事情焦虑了,她想去的又是欧洲,自己申请很难。

今天那边的教授来了邮件,跟她沟通了一些注册的事情,之前我疑问的地方就暴露出来了,她不理解有些做法,不是困惑,而是无语。换言之,她对教授的不信任出现了。

不信任对我来说是很难想象的事情,我极少会对一个熟悉的人感到不信任,因为信任是我判断交往的前提,在这个事情上反复跳跃会消耗掉我的精神(比如和留学中介的相处就是如此令我排斥),我宁可不与我不完全信任的人交往。

通过和室友的对比,我发现我对于人的第一眼的判断会倾向消极,室友会倾向积极,在之后的相处中任何的细节都会让我不断严谨逐步矫正对这个人的认知,但室友似乎很容易被某一个细节打动从而颠覆之前的认知。

当然这是只是我关注到的部分。

由此,我很难对身边人失望,室友的看法则会忽高忽低,容易陷入一段交往中。如果是在工作中,我更希望遇到是室友这种人,因为可以通过一些做法很容易让他/她感受到我的善意。

室友这种方式更入世,经历多了背叛耐性也就高了,而交易中常见心怀鬼胎的甲方或乙方,如果按照我的方式去相处,要么消耗自己,要么终止交易,要求合作的人能够被自己感动或是心诚未免太理想。

最近花了太多时间在原神上,算下来有六天?七天?一直在开新地图推主线,今天终于结束掉所有。顺带试了下新开的活动,发现做活动任务也太累了而且形式很单调,没有主线有趣,也不是开辟新的场景,做完只感觉到疲惫和空虚。

我果然还是不喜欢肝游戏。

等出了新主线和新地图再玩吧👋

我开始担心我把他构建成了一场美梦
我有预感这个梦如今要破碎了
我记得在那之前我对自己的定位是一只颜狗
买周边是因为他还拥有不错的能力和待人的品格
在那之后,不断的反复,直到放弃挣扎,沉浸在文字构建的虚拟世界
如今只是再次证明幻想如此的不堪一击,因为一个小小的现实而解体

唯一庆幸的是大部分金钱的支出是在那之前,基于事实推断的认知而非幻想搭建的乌托邦

我现在有了一个目标职业,想当一个制作人,创造一个自己的世界,然后吸引受众,赚钱,媒介可以是游戏、小说、漫画、交互网站/APP等等,基于我现在的技能点,小说和漫画实现起来跨度太大,游戏开发还比较靠谱,至少编程的经历比写小说和画画要多一些

最近看了鬼灯的冷彻第二季,很久没有认真坐下来看新番了,日番因为要看字幕所以需要坐下来心无旁骛,又暗自觉得看番的收获比不上把时间用在工作上,虽说效率也不会很高

“卷就是低效率的哗啦啦的时间投入。”——JQS

虽然但是,看番和(主动)卷都可以带来幸福感,前者的幸福感来自于当前,后者来自对未来幸福的期许,哪一个更好呢?

只要都是健康地表达,不会影响寿命,感觉没差(反正J某人也不会往回看,自己走过的路就永远会是对的

我发现追星/粉丝/关注就是把原本无脑看娱乐圈变成用脑看娱乐圈,在用脑足够的前提下,道理可以理清但情感依然容易被圈子带跑,只要在乎就免不了,再真实的观点也会向浇了滚油一样失去控制。

事情一定拥有一个真相,
但要真相揭露并不等同于事如所愿。
我们可以选择拥抱快乐,
但要小心崖边漫步轻易便会掉下。

我不想逃避问题,我要为我曾经的时间和精力找到一个原因,为我的感情找到一个来源,分辨出未来前进的方向。

为人真诚的人会让我觉得很舒服
但不真诚也不见得就不能当朋友

昨天一早完成了第三场面试 神奇的UCLA
花了一下午加一晚上做完了答辩PPT
今天下午结束了答辩后收到了UWM的非官方offer,而且是我之前没敢想的那个教授,芜湖
但希望可以稍微等我一下,确实通知的太早了……甚至我有个学校才刚刚截止申请,有个还没截止…哎…

Show older
koyu.space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